灰基从天上灰过去惹

欧美圈博爱,常驻EC,无任何雷点但有偏好,吃各种安利
所有小剧场,禁止任何形式的私自转载,目前只发在lof

【EC】伴郎先生(现代都市AU 1-6)

Summary: Charles在好友Moira的婚礼上对一位英俊的伴郎先生一见钟情,谁知那位伴郎先生是Moira的丈夫临时找来的路人。几经周折联系上了对方的好友Azazel,却没想到这位“Azazel”竟是伴郎先生本人。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老万阴差阳错之下用阿扎的身份泡查的故事。

大纲文,无润色纯剧情,名儿是瞎起的。

之前是做小剧场的,链接请走↓

EC摩登家庭 / 年代剧链接汇总    其他作品链接汇总

 

后文 ☞ 伴郎先生(1-6)   (7-10)  (11-13)  (14-16)

 

◇01  Charles

亲爱的Moira,新婚愉快!很抱歉打扰你的蜜月旅行,但我真的真的很想知道昨天在你婚礼上一直站在最角落的伴郎先生是谁,如果可以的话方便告诉我他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吗?

Charles侧躺在床上,手指在发送键附近摩挲许久,终于咬咬牙鼓起勇气按了下去。

大约十分钟后——但Charles感觉足有半个世纪那么久,Moira回复了他的消息。

Charles立刻绷直了身子,但在匆匆浏览完回复内容后,Charles沮丧的脸上的肉肉都垮了下来。

真是太不幸了,就在十分钟以前Charles还喜滋滋地回忆着有可能是他二十多年来最美妙的一次邂逅——他在Moira的婚礼上遇见了一位辣翻了、而且绝对符合他梦中情人标准的伴郎先生。虽然自己与这位伴郎先生并没有过任何交谈,甚至只是在结婚典礼上远远地望见了而已,但这丝毫不影响Charles短短两分钟之内就幻想完与这位伴郎先生携手共度的余生。

太美好了,Charles幸福的眯起眼睛,他们的外孙叫Thomas和William※。

但是现在Moira的回复将他的外孙打成了泡影——我很抱歉,Charles,虽然我很想帮到你,但我必须得承认那位伴郎先生其实是我丈夫花一百美金临时找的路人…

临,临时找的路人…?

Charles木在原地。

很快Moira的电话就打了过来,Charles稍稍平复了自己的心绪接了起来。

“Charles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Charles说“花一百美金找的路人是怎么回事?”

“当时离婚礼开始只有不到一个钟头了,原来的伴郎却跌下楼梯摔断了腿,那位先生当时在现场参与了救治,因为他外貌出众又与原来的伴郎身量相近,事出紧急我们只能相求于他,婚礼刚结束他就匆匆忙忙走了,连杯葡萄酒都没喝。”

“很抱歉Charles,除了知道他姓Lehnsherr之外,我们对他一无所知。”

 

※Thomas代号Speed(高速),William代号Wiccan(巫士),他们就是传说中的巫速双子,是万的孙儿没错。

 

◇02  Charles

Charles对那位在Moira婚礼上充当临时伴郎的Lehnsherr先生一见钟情的事没能瞒住他的妹妹Raven多久,隔天Raven就顶着一脸的绿色面膜趿拉着拖鞋一路小跑闯进了Charles的卧房。

砰地一声可是吓了Charles一大跳。

“我的天哪Raven!你怎么也不敲门?”悄无声息地关掉一连串充满了Lehnsherr的检索页面,Charles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

“Charles,你必须跟我解释一下。”

“无论你听到什么,全是假的。”Charles开始觉得没有嘱咐Moira不要外传真是极其严重的疏忽。

“她们搞到了Lehnsherr先生的号码!”

“真的?!”Charles激动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然后看着Raven眯起的眼睛和不断敲击地板的拖鞋慢慢地坐了回去。

“你骗我。”Charles喉咙干涩。

“你瞒我。”Raven不甘示弱。

幼稚的对视持续很久,最终Raven先服软了,她的肩膀松懈下来。

“你知道我爱你Charles,我只是希望能给你帮助和建议。”Raven从善如流地拉住了哥哥伸出的手,顺势绕到了转椅后。

“我知道,亲爱的。”Charles吻了下妹妹的手,望着临时打开的珠宝拍卖页面,默默在心里给自己鞠了一把同情泪。

“那么,你对这位Lehnsherr先生现在知道多少?”Raven开口问道。

“有可能比你少,我只知道他姓Lehnsherr而已。”Charles叹了口气“如果不是那天实验室出了状况我要提前离开,我一定会去要他的电话号码…现在简直是大海捞针,他可能根本不住在曼哈顿,甚至都不在纽约,谁知道他是不是只是那天恰好住在广场酒店——”

“你太悲观了Charles。”

“但我找不到他,他什么线索都没留下。”Charles把自己扔进床垫,双手捂住了脸。

“你问过Moira的伴娘们吗?”Raven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摇了摇躺在床上的哥哥“她们可能会有那位先生的号码!”

“会吗?”

“得了吧Charles,”Raven说,“那么英俊的伴郎,又不止你一人看见了。”

 

◇03  Charles

“你的Lehnsherr先生是只狡猾的狐狸。”Raven在咖啡馆摇晃着手机说道,“的确有人要到了手机号码,但那并不是他本人的。”

“有位姑娘打了过去,但接电话的是一个叫Azazel的人,很可能是他的哪个朋友,他竟然给了姑娘们别人的号码。”

“这对女士们太不礼貌了。”Charles皱了皱眉。

“这个叫Azazel的人替他婉拒了所有的姑娘,还哄得她们心满意足。”

“不得不说他确实很聪明。”Charles不无赞许地说,心里还隐隐有些高兴。

Charles已经对自己一见钟情的Lehnsherr先生有了些许占有欲,可不希望很多人存有他的手机号码,但这也意味着寻人的进程再次陷入了僵局。

“起码我们知道了他的名字是Erik。”Charles给自己鼓劲儿,“他的全名是Erik Lehnsherr。”

“现在看来,唯一的突破口就是Azazel了。”Raven放下咖啡分析道,“从目前的线索推测,这个Azazel很可能是他关系十分亲密的朋友,他们要么住同一间公寓,要么就在一块工作,甚至还是小团体中的一员。”

“你让我追着Azazel要Lehnsherr先生的手机号?”Charles感觉头很痛,“那些漂亮姑娘都没有成功。”

“你不是漂亮姑娘Charles,你是漂亮小伙。”

“你跟Azazel搞好了关系,能知道的可不只是手机号。”

“但这感觉很奇怪。”

“不然你还有其他的办法吗?还是你打算放弃Lehnsherr先生了?”Raven耸了耸肩,换来了哥哥的一阵哀嚎。

 

◇04  Erik

第一次接到那位暗恋者的电话时,Erik正在翻着烤架上的牛肉。

Erik从父亲那里继承来了对户外烧烤的热爱,中学时就热衷于组织各种烧烤聚会,英俊的样貌和挺拔的身姿让他在学校里广受欢迎,风云人物的社交活动从来不缺追捧者,但能长期收到邀请的只有高中时期就相熟的Azazel和Emma。

Azazel正在带着新交的女伴在附近的湖里骑水上摩托,其他的参加者也都聚集在湖边,而Emma从来都是餐会进行到一半才姗姗来迟。

Erik正专注于即将烤熟的牛肉时,Azazel放置在折叠椅上的手机响了,上面显示了一串陌生的号码。

起初Erik并没有理会,Azazel的手机每天响个不停,他才懒得分出精力管他的人际社交。

片刻后,手机不再响了,Erik将烤好的肉盛到盘子里,转身去房车里拿冰镇饮料。

他从房车回来没过几分钟,手机再次响了,依旧是那串号码。

当四下空无一人只有一只嗡嗡作响的手机时你很难不去注意它,幸运的是这次铃声很快就被对方挂断了,Erik微微松了口气。

但紧接着叮咚一声,那串号码给Azazel发了简讯——您好,Azazel先生?

Azazel的朋友中可没有会这样说话的人。

出于好奇,Erik拿起手机看了看对方后续发来的内容,简单浏览完毕后,Erik皱了皱眉,这个人虽然是发给Azazel,但想得到的却是自己的手机号码。

这引起了Erik的警觉,Erik用Azazel的手机回复对方——你为什么想要Erik的手机号码?

对方陆续发来了回复,强烈的好奇心促使Erik继续看下去,随后在对方的补充中Erik逐渐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回忆起了前几天发生的一件奇遇——

这件事要从五天前的下午说起,那天他从广场酒店参加完酒会,刚巧遇到有人不慎从楼梯上跌落摔断了腿。Erik懂得一些急救知识便上去帮忙,这个倒霉蛋儿是个伴郎正急着参加一场婚礼,但看伤势未来的两个月他都得拄着拐杖了。几分钟后新郎也赶到了,Erik做完力所能及的事情准备看个热闹——伴郎少了一个,这婚礼就是有缺憾的,新郎会怎么弥补呢?

Erik设想了五六种可能,但怎么也没料到对方竟然会拿一百美元求自己临时顶替,更没有想到这等荒唐事自己竟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Erik哭笑不得,左右今天下午无事可做,全当是成人之美了。

 

◇05  Erik

Erik的任务很简单,只需老老实实站在新郎身边等典礼结束。

本就是凑数的,为了掩人耳目Erik被安排在最角落的位置,这倒是个方便观察的好地方。Erik眼看着新娘丢出捧花的那一刻一群年轻女子瞬间变得狰狞的表情,他毫不怀疑被那样一双手扼住喉咙自己根本无力挣扎。

一番争夺后一位金发姑娘成为了暂时的胜利者,因为戏剧性的一幕随后发生了,姑娘被来不及撤退的人群绊倒,捧花脱手,在空中划了个优美的曲线,飞向坐在观众席上的一名年轻男子。

对方微微张开双手就接住了捧花,这时Erik才看清楚男子的脸——噢…或许不能称他为男子,而应该称他为天使。

“这不能怪我Raven,是它自己飞过来的。”天使无奈地笑着摇摇头安慰有些气结的金发姑娘,随后一手插兜一手搂紧捧花贴向自己的脸颊,浅浅地吻了一下。

Erik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正当Erik考虑着一会儿典礼结束找这位天使要个电话号码时,对方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踪影。失魂落魄地在人群中寻了一会儿,Erik用Azazel的号码打发了几位搭讪的姑娘,颇有些遗憾地离开了会场。

接二连三的叮咚声将Erik从回忆中唤醒,颇有些歉疚地望着对方新发来的消息,虽然对方言辞含蓄,但Erik已经能确定了——这是个抱着找Azazel的心,却意外撞见正主的暗恋者,而且很可能还是位男性。

犹豫片刻,Erik用Azazel的身份回复对方——

Azazel:Erik不喜欢陌生人的打扰,我不会提供他的号码给你,请你以后不要再发消息来了。

对方许久没有回复,这让Erik颇感心虚,好像自己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一样。

未知号码:我明白了,很抱歉打扰您了:(

Azazel:不必在意。

在Azazel回来之前,Erik删去了与这个人的聊天记录。既然不打算再有联系,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06  Erik

就这样大概过了一周,Erik已经从拒绝他人的内疚中走了出来。某天晚上Azazel打电话邀他一起看球赛,Erik晚上没有工作,将冰箱里剩下的啤酒装到塑料袋里就提着上楼了。

Erik和Azazel住在同一栋公寓里,6层和9层。

球赛看到一半深感无聊,Azazel起身去了浴室冲澡,留Erik一个人靠在沙发上喝着啤酒。

不一会儿叮咚声响起,Erik顺着光亮发现Azazel的手机遗落在了沙发角落里。

鬼使神差地,Erik拿起来看了一眼,这一眼害得他的心霎时剧烈跳动起来。

是那个暗恋者的号码。

消息只有一条语音。Erik看了看没有备注的号码和空空的聊天记录,Azazel并没有删除聊天记录的习惯,Erik可以确定这是时隔一周后对方第一次发消息过来。

嘴角的上扬比想象中还要难以抑制,看来他还是想要自己的手机号码,这让Erik的虚荣心小小地膨胀了一下。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Erik点开了语音。

一阵杂音之后传来了一个柔软的、称得上非常好听的男声,但却是大着舌头的,根本听不清到底说了什么。

紧接着又发来一条更长的语音,像是在唱一首法语歌,效果与上一条半斤八两,最后还传来两声嘿嘿的傻笑。

Erik听了一会儿明白了,他不是喝醉了,就是ke药了。

Erik突然有些泄气,莫名的恼火促使他点开了回复栏。

我:???

未知号码:!!!

不错,他还能打字。

我:你喝醉了?

未知号码:我喝醉了!

我:你一个人?

未知号码:我一个人!

我:哪间酒吧?

未知号码:我在家!

干!Erik气的差点摔了手机,转念一想又觉得跟一个喝醉酒的陌生人生气实在没什么必要。拇指上下滑动了一下手机屏幕,Erik自嘲地看着自己“哪间酒吧?”的问话,好像知道哪间酒吧自己就打算过去接人一样。

嗤笑一声,Erik把手机扔到一旁,任由对方狂轰滥炸。

 

两个钟头后,回到公寓准备睡觉的Erik收到了Azazel的消息。

Azazel:Erik你看见我的手机了吗??我翻遍整个公寓都没找到。

Erik:你洗澡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你的手机很漂亮。

Azazel:???

Erik:它现在是我的了。

-待续-

各位我终于写文了,这是文手飞行棋活动写的一篇两万多字的短文,分为二十几节,我目前写了十七节还有一小部分正在赶工,怕你们等得着急又怕限流我就打算分开发,每两天发几节这样。

评论(49)

热度(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