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基从天上灰过去惹

欧美圈博爱,常驻EC,无任何雷点但有偏好,吃各种安利
所有小剧场,禁止任何形式的私自转载,目前只发在lof

【EC】伴郎先生(现代都市AU 7-10)

Summary: Charles在好友Moira的婚礼上对一位英俊的伴郎先生一见钟情,谁知那位伴郎先生是Moira的丈夫临时找来的路人。几经周折联系上了对方的好友Azazel,却没想到这位“Azazel”竟是伴郎先生本人。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老万阴差阳错之下用阿扎的身份泡查的故事。

大纲文,无润色纯剧情,名儿是瞎起的。

之前是做小剧场的,链接请走↓

EC摩登家庭 / 年代剧链接汇总    其他作品链接汇总

 

前文 ☞ 伴郎先生(1-6)   (7-10)  (11-13)  (14-16)

 

※友情提示:和查查聊天的至始至终都是Erik,只不过他用了阿扎的手机。

◇07  Charles

Charles现在正在考虑自/沙。

看着备注着“Azazel”的号码下面314条信息,Charles简直悔的想要撞墙。

事实上Charles完全回忆不起他是怎么发出这些消息的,昨晚在派对上他为了炒热气氛灌下一整根啤酒柱后就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随后Raven和Hank尽职尽责地把自己送回了家哄上/le/床。

“晚安宝贝儿。”Raven附身吻了吻Charles的额头。

“晚安妈妈。”Charles乖乖地闭上了眼睛,陷入柔软的床铺里。

Raven:然后我和Hank就关灯走人了,我们认为你已经睡着了。

看着Raven发来的消息Charles悲愤地握住方向盘来回摇晃着,仿佛这样就能驱赶悔恨和羞耻一般。

很明显我根本没睡着!我不仅起来了我还给握有我梦中情人手机号码的人发了314条/骚/扰信息!

幸好对方没有拉黑自己。

抱着对方没有生气的渺茫希望,Charles认命地划到回复栏开始输入…

我:昨天给您添麻烦了…

Azazel:酒醒了?

我:嗯,给您添麻烦了。

Azazel:不麻烦。

我:那就好…

Azazel:只不过损失了半夜睡眠外加今天早上谈生意发挥失常了而已。

我:希望我能做点什么弥补。

对方正在输入的提示戛然而止,Charles两只拳头无法停止相互碰撞,忐忑地等待着审判结果。

三分钟后,对方的回复发了过来。

Azazel:你真的希望做点什么弥补?

我:我真心实意。

Azazel:为了让我消气?

我:我心向往之。

Azazel:既然这样,那就许给我三个愿望吧?

Charles顿了一下,虽然直觉和经验正拼命提醒他这种未知的要求往往带着难以防范的危险性,但滔天的羞耻和愧疚已经完全淹没了他。

我:当然可以,我很乐意。

我:那么,Azazel先生,第一个愿望是什么?

Azazel:我还没想好,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名字算是第一个愿望吗?

Azazel:我觉得你一定长得很漂亮。

Charles吓了一跳,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他是怎么知道的??

Azazel:要不然你怎么能想的这么美呢?:)

我::(

我:Charles

Azazel:Azazel

我:时间到了,我要赶去学校上课了。

Azazel:晚上聊。

我:好的。

Azazel:等等

我:??

Azazel:三个愿望的事,还请暂时别告诉任何人。

我:我明白,你也是。

Charles按灭了手机,虚脱地靠在了座椅上。


鸠太太给我画的图!!一定要看超级萌!! 

喝醉的查宝宝“晚安妈妈~”

给握有一见钟情对象手机号的人展示自己歌喉的查宝宝


◇08  Charles

晚上还没到Charles就已经有些后悔了,终于占了上风的理智告诉Charles这个“Azazel”极有可能是个恶魔,那“三个愿望”就是他跟自己订下的恶魔契约。

但Charles现在还没什么勇气去反悔,而夜晚无论怎么抗拒迟早都要来临。

八点半的时候,Charles已经收拾停当换上睡衣,“Azazel”的消息也准时到达了。

Azazel:嗨。

我:我在。

Azazel:别紧张,我只是单纯地想跟你聊聊。

Azazel:如果聊的高兴了我没准会给你Erik的手机号码。

Azazel:或是Erik的一些信息。:)

Charles原本有些萎靡的精神顿时振奋起来,毫无疑问“Erik的手机号码”和“Erik的信息”有着难以抗拒的巨大吸引力,他已经在一周之内将“Charles与Erik后半生的故事”幻想到了极致,脑补陷入了僵局,他迫切需要一些新的素材或是进展。

但在此之前,他需要确认这个人提供的信息是否真实可靠。

我:你不是说他不喜欢陌生人打扰吗?

Azazel:跟我熟识了你就不是陌生人了,我有的是办法说服Erik。

我:很好奇你和Erik是什么关系。

Azazel:高中直到现在的好朋友,我们还是同事。

我:铁哥们?

Azazel:不错。

我:他大学在哪里读的?

Azazel:纽约大学,斯特恩。

纽约大学!Charles眼睛亮了亮,惊喜极了,自己正在纽约大学担任助教——当然升任副教授已经指日可待,盘算着哪天去斯特恩好好逛一逛,说不定能在哪个校友册里找到Erik呢?

对自己和Erik的缘分十分满意,Charles继续问。

我:他高中在哪里读的?

Azazel:康斯佛中学,你如果怀疑我甚至可以告诉你他左侧大腿有一块菱形胎记。

Azazel:你为什么喜欢Erik?

我:我对他一见钟情,想与他共度余生。

那边的输入停顿了一下。

Azazel:你的直白令我颇感意外。

我:我只是觉得没必要藏着掖着。

Azazel:那你一见钟情的时候想过他可能已经有恋人或是成家立业了吗?

我:他有吗?!

Azazel:你很幸运,他没有。

我:他反感与男性交往吗?

Azazel:看脸。

我:…你的直白令我颇感意外。

Azazel:我只是觉得没必要藏着掖着。

Charles突然有些泄气,和这个人聊天自己当真占不到一点便宜,奇怪的是他现在的状态反倒放松了,原本紧绷的面部线条柔和下来,正以一种舒服的姿势靠在躺椅上。

Charles现在能确定这个人是没有恶意的,这让他放心不少,尽管三个愿望自己还是有些亏,但现在看来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一切为了Erik,Charles给自己鼓劲儿。

Azazel:对了。

Azazel:我刚刚想到了第一个愿望。

我:什么愿望?

Azazel:以后时常跟我聊聊天吧。

我:这就是第一个愿望?

Azazel:嗯。

Azazel:聊的高兴了,我可以告诉你一些Erik的事。

虽然尚处于不平等条约中,但这个愿望并不过分,Charles觉得可以接受,于是在回复栏里打上了允诺的字眼。

 

◇09  Erik

在无数次索要手机无果之后,Azazel陷入了绝望。

此时Azazel正和Erik一起坐在公司的餐厅里,看着平时进食都速战速决的好友几乎没动的餐盘,从沉思中抬起头来。

“你先前分明说我的手机‘奇丑无比,买了绝交’,怎么突然又爱上它了?”

“感情的事往往难以预料。”

“就像你高中刚入学时对Emma的一见钟情。”

“我已经选择遗忘这段记忆了,而且没半个月我就认清了这个女人的本质彻底清醒过来。”

“可你迷恋了她整整一周。”

“和你一起。”

跟Erik斗嘴从来都占不到一分便宜,但你总是忍不住想那么做,Azazel耸了耸肩,随即迅速站起身抢夺Erik手里的手机,但Erik似乎早有准备,这次偷袭失败告终。

Azazel嗤笑一声摆了摆手,“喜欢就拿去,我放弃了。”

“你早该有这种觉悟。”

Erik在对话中自始至终都没有抬起头来,一直专注地盯着手机,看着接二连三发来的消息经不住勾起了嘴角。

Charles:Erik的早餐通常怎么解决?

我:粗麦面包和黑咖啡。

Charles:听上去又苦又难吃…:(

我:的确。

Charles:他在减肥吗?

Erik在回复栏里敲上:他只是喜欢这种口感,这能让他一整天保持清醒。还未来得及发出对方的另一条回复就来了。

Charles:我觉得他不用减肥,他的身材好的能让全纽约嫉妒。

Erik咧开嘴笑了,坐在对面的Azazel险些将嘴里的咖啡喷出来,但Erik本人恍若未闻,低头继续敲字——那你呢,Charles,你会怎么解决你的早餐?

 

Erik看着对方憋了近十分钟才回复的一句——燕麦糊糊,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Erik已经说不清最初和Charles搭上话是出于什么心态了。

那天这个小家伙——他比自己要小上三岁——跑过来请罪时,Erik是带着些戏弄嘲讽的心态去同他说话的,甚至想着赶快把他打发了事,但当对方提出要给予自己一些补偿时,一个恶劣的想法涌上心头。

于是他提出了所谓的“三个愿望”,实则想利用这三个愿望让他为自己忙活一番出出糗,让心头的无名火解了这事也就算完了。

然而当晚上他们开始聊天时,Charles坦然的告白却杀了他个措手不及。

我对他一见钟情,想与他共度余生。

仿佛他爱着Erik是天经地义,无需为此感到羞耻,无需为此感到抱歉。

而在Erik过去的认知和实践中,爱从来都是羞于启齿的事,无论是亲情之爱还是男女之爱。

因为羞耻于表达爱意,直到父亲临终前Erik才敢说出对父亲的崇敬,大学时真心喜欢的Magda也投入他人的怀抱。

Erik的心被什么撞了一下,食指不自在地蹭了蹭鼻尖,突然为自己先前恶劣的想法而感到羞耻,原本的“愿望”不知何时成了真正的愿望递给了Charles——以后时常跟我聊聊天吧。

互道晚安之后,Erik靠在沙发上望着手机很久,屏幕暗下去就再次划亮。

 

◇10  Erik

之后Erik和Charles经过一小段时间的磨合迅速成了不错的朋友,Charles褪去了最初的不自在变得开朗健谈起来。

他们时不时就要聊上几句,其中一半以上的内容都是关于Erik的。鉴于接收消息的是Erik本人,听着对方关心和夸赞自己还是感到颇为得意。

他很喜欢Azazel的身份,这是个完美的保护伞,能为他掩盖一些复杂的心思和回避难以回答的问题。

最近Erik找到了新的乐趣,逗Charles比想象中还要有趣。比如两天前他们关于午餐的讨论——

Charles:鸡胸肉、西蓝花和青豆角,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我:我没开玩笑,这张菜单能让我保持好身材。

我:如果身材不美了,那跟死又有什么区别呢?

Charles:如果让我跟草莓蛋糕分开,那跟死又有什么区别呢?

Charles:你这个没尝过草莓蛋糕美味的可怜虫,我要去上课了。

我:好运,小胖子。

-您已被对方加入通讯录黑名单-

又比如现在,Erik正在为Charles录制一段视频——

手机支架摆弄了许久终于找到了合适的位置,Erik将牛肉翻面之后就盛到了盘子里。

熄了火,Erik将一整盘烤的香喷喷的肉放在镜头前,然后抽出来一把叉子晃了晃,拉过酱料碟子,极其缓慢地给第一块肉蘸了料送进嘴里。

为了让忙碌到现在午饭都没吃上一直在抱怨的Charles感受的更仔细,Erik故意凑到手机旁夸张地大口嚼着,然后往嘴里塞了第二块第三块。

“刚烤好有点烫,羡慕吗?”想着Charles会气成什么模样,Erik不能抑制地笑了起来。

直到吃完了一整盘牛肉,Erik心满意足地简单回览了一下视频,确定没有露脸之后给Charles发了过去,搓着手掌开心地等待着Charles气急败坏的回复。

Charles:!!!!

Charles:[大哭][大哭][大哭]

Charles:我恨你!!!你明知道我没吃饭!!

Charles:你都吃完了…[大哭][大哭]

Erik幸灾乐祸之后被胃里的饱胀感和心里的内疚感折磨了一会儿,Erik喜欢烤肉,但并不怎么喜欢吃肉,烤肉多是为了怀念过去和父亲相处的快乐时光,Erik喜欢为重要的人烤肉,看他们享受美味,只可惜常年来蹭肉的Azazel和Emma都是完全不值得疼爱的人。

想象着Charles可怜兮兮的模样,大大的蓝眼睛望着自己(他昨天说过自己是蓝眼睛),Erik心仿佛被融化了,周身泛起酥酥麻麻的感觉。

Erik从未见过这么招人疼的场景,不由地对Charles做出了承诺——等我们见了面,我可以烤给你吃。

但Erik随后猛然意识这个小小的承诺可能会出现的种种问题和漏洞,只能在Charles没看到的时候就匆匆撤回了。

 

晚上七点左右,Erik收到了Charles的新消息。

Charles:我吃饱了又看两遍你下午发的视频,发现你的声音很好听。

Charles:笑声也很好听,你笑起来一定很好看,Azazel,不会比Erik差。

刚看到第二句前半段时Erik还在沾沾自喜,看到后半段时却横生出一股莫名的恼意。

一开始Charles称呼自己为Azazel时Erik还觉得有点好笑,为自己的演技和聪明得意过,如今却一点都笑不出来了。

Charles当自己是Azazel,平日里的亲密和现在的温柔都是给Azazel的。

不是给Erik的。

死死地盯着手机屏幕上Azazel的名字,Erik灌了半瓶酒,这股烦闷和不甘都没能压下去。

 

-待续-

各位我终于写文了,这是文手飞行棋活动写的一篇两万多字的短文,分为二十几节,我目前写了十七节还有一小部分正在赶工,怕你们等得着急又怕限流我就打算分开发,每两天发几节这样。

评论(84)

热度(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