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基从天上灰过去惹

欧美圈博爱,常驻EC,无任何雷点但有偏好,吃各种安利
所有小剧场,禁止任何形式的私自转载,目前只发在lof

【EC】伴郎先生(现代都市AU 17-21)

Summary: Charles在好友Moira的婚礼上对一位英俊的伴郎先生一见钟情,谁知那位伴郎先生是Moira的丈夫临时找来的路人。几经周折联系上了对方的好友Azazel,却没想到这位“Azazel”竟是伴郎先生本人。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老万阴差阳错之下用阿扎的身份泡查的故事。

大纲文,无润色纯剧情,名儿是瞎起的。

之前是做小剧场的,链接请走↓

 灰基作品链接汇总

前文 ☞ 伴郎先生(1-6)   (7-10)  (11-13)  (14-16)

※友情提示:和查查聊天的至始至终都是Erik,只不过他用了阿扎的手机。

◇17  Charles

刚出餐馆一辆空出租车就停在了门口,Charles暗叹今晚的运气真是不错。收起伞上了车,司机是个和善健谈的黑人小伙,一上车就开始滔滔不绝给Charles讲他的见闻。

“我刚刚在两条街外遇见个怪人,我问他要不要搭车,他一脸傻笑地摇头,然后开始在雨里不打伞遛弯,一脸的陶醉,恨不得跟大街上所有人都跳支舞,嘴里还唱着一首什么歌。”

“What a glorious feeling,I'm happy again~”

“《Singin‘ In The Rain》?”

“没错!就是这首!”司机拍打了一下方向盘附和着。“他的神情跟电影分毫不带差的!他不是疯了就是遇上什么天大的好事,不然三十几岁的人怎么做出这么这样的举动?”

“真想看看那个场景。”Charles身体前倾,双臂搭靠在前座的椅背上,“一定很有趣。”

Charles想了想那个场景,一个三十几岁的中年人穿着笔挺的西装在雨中漫步歌舞,不由地掏出手机给Azazel发了条消息。

我:嘿,刚刚我听出租司机说了件很有趣的事情。

 

Charles从浴室出来后看到了Azazel的回复。

Azazel:你怎么知道他一定是三十多岁?他有可能只有二十八岁。

Azazel:不过我很赞同他遇上好事这个说法。

Azazel:他可能刚刚发现了一生挚爱。

Charles很喜欢这个猜想。

我:如果是那样我要祝福他。:)

Azazel:可你跟他素未谋面。

我:祝福不用非要苛求关系亲密。

Azazel:你对身边所有人都很好?

我:没错。

我:我想不出什么理由对他们不好。

Azazel:即便他们的一些行为很混蛋?

我:其实我妹妹青春期一直在试探我脾气的底线。

Azazel:她成功了吗?

我:没有,我很难对我爱的人真正生气。

我:或者说我很容易心软,即便生气最后也都原谅他们了。

我:Azazel?

Azazel:别叫我这个名字。

我:又来了,你在名字这点上真是和别人不一样。

Azazel:哪里不一样?

我:通常人们都是希望别人叫自己名字,因为名字是最显著最重要的身份确认。

我:人们用名字将各种特质与某人相连,形成独一无二的身份标签。

比如说,爱撒谎的特质很多人都有,有一对双胞胎儿子的可以是很多人,世界上棒球教练有无数,整个新泽西州有几百万人口,但是新泽西州有一对双胞胎儿子的爱撒谎的棒球教练只有John Turner一位。我实在想象不出名字错位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Charles将消息发出后迎来了对方长时间的沉默,这让Charles有些意外,反复检查了几遍自己的回答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我:你生气了吗?:(

这次对方是秒回。

Azazel:没有,你说的有道理,但我确实不怎么喜欢这个名字。

Azazel:虽然Erik大多数时候觉得这个名字其实…

Azazel:挺惹人喜欢。

我:好吧,那我不叫啦,咱们聊点别的吧。

 

◇18  Erik

和Charles互道晚安之后,Erik望着记录里的几千条信息陷入沉思。

反复翻看着今晚的消息记录,不安从心底蔓延开来。

Charles的话警醒了他,Erik深知不能再用Azazel的身份继续这样聊下去了,自己盗用朋友的身份开始这段友谊并获得了Charles的信任,连他自己都没想到Charles竟然会和“Azazel”建立起如此亲密的朋友关系,今晚又因一时的自私和好奇让Charles对自己告白,看似无比甜蜜的一切其实都是这份感情的巨大隐患。

Erik想要也需要换上真实的身份和Charles真正开启一段感情,也得为之前假扮Azazel的事对Charles道歉,考虑到Charles的承受能力,他需要时间慢慢处理这一切。

首先应当把自己真正的号码交给Charles,用Erik的身份同他交谈约会,而后逐渐舍弃Azazel的身份,等他们有了一定感情基础后再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解释给Charles。

Erik花了一整晚去思考他未来的行动,并决定明天就将自己真正的号码告诉Charles。

他做好了一切准备,却没料到事情出现了令他措手不及的变化。

 

◇19  Erik

第二天是一个阳光晴好的周末,但Erik的计划进行的却并不顺利。

早餐时Charles给他发了一张燕麦糊的照片并附注‘我的早餐’,这张明显为摆拍的照片被Erik抓到了把柄戳穿了,Charles生了十分钟的气,为了赔礼道歉他给Charles打了电话,Charles用两秒钟原谅了他,然后他们不受控制聊了整整两个钟头。

Erik很确定Charles在谎言被拆穿后开始了自暴自弃,两个钟头里他一直在吃东西,有时听筒里会传来‘嘎嘣嘎嘣’的声音,很可能是什么硬质的零食,Erik有那么半分钟担心他们以后亲热时Charles会压垮他,但听着Charles开心的笑声又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

随后两人换了简讯交流,分享一些照片,不知不觉他们又谈起了关于Erik的事,Charles抱怨了几句什么时候才能和Erik说上话。

Erik觉得这是一个提供号码的好时机,可惜消息尚未编辑完,Charles突然说自己妹妹来了要去招待,Erik有些泄气,只得把这条消息删除,示意自己知道了。

在期待和焦灼中等待了一会儿,Charles表示必须跟妹妹出去一趟,恐怕要晚上才能回来,Erik虽然失望但没有办法,嘱咐对方注意安全后就颓然地靠在了沙发上。

用中餐外卖填饱了肚子,Erik才发现手机里Emma的三个未接来电。

Emma不轻不重地牢骚一番后提议和Azazel三人去棕榈阁喝下午茶,她已经订好了位置。

Erik对下午茶兴致缺缺,但棕榈阁让他有了些许动力——广场酒店的任何事情对他来说都是重要的。

况且他可不放心让Emma和Azazel单独去喝茶,谁知道心思活络的Azazel会不会把他近来的状况添油加醋告诉Emma。

Emma是三人小团体中唯一的女性,早年继承了颇为丰厚的家产不必自食其力,用Erik自己的话说优渥的生活已经把她变成了一个穷极无聊的女人,偏偏Emma的直觉又是极准的,一旦她发现了什么苗头自己的好日子也就到了头。

思来想去,Erik妥协了,收拾一番后驱车前往广场酒店。

 

Erik来的有些早,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钟头,在预定位置坐下之后Erik照例扫了一眼手机,却意外发现了Charles几分钟前发来的简讯。

Charles:Azaaaaaazel!!!我需要你!!!

Charles:上帝啊拜托了!!我不能没有你!!

Charles:救救我!!我快不能呼吸了!

我:??

Charles:太好了你在!

Charles:你绝对想不到我现在遇到了谁。

Erik喉结上下动了一下,突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你在哪儿?

Charles:我现在在棕榈阁,和Erik就隔着一张桌子。

 

◇20   Charles

Charles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境况下遇见Erik。

从Erik踏进棕榈阁的那一刻起Charles就注意到他了(这个男人该死的英俊谁注意不到呢?),随后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旧格子毛衣,天啊他只是陪Raven来喝下午茶,根本就没有好好整理打扮!

“biubiu~ Raven,Raven…”Charles压低声音喊了刚从洗手间回来的妹妹两声,Raven则在四处张望好一会儿后才发现躲在一盘马卡龙后只露出一双圆眼睛的哥哥。

Raven在一瞬间觉得自己被一只狩猎中的仓鼠盯上了。

“嘘——”Charles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示意Raven靠过来。

“你在做什么Charles?”

“我也不想这样,但是他坐的实在太近了。”

“谁?”

“Erik。”

“是你古生物学的那个同事Eric还是Erik…”

“Lehnsherr。”

“天哪。”Raven倒吸一口凉气,抚着自己的胸口问道,“他在哪儿?”

Charles粗略地指了一个方向,Raven朝那望了一眼,只能望见一个挺拔的背影。

但这个背影Raven愿意打90分。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Charles。”Raven把哥哥从桌子旁拉起来,“听我说,你该去和他搭讪,要他的电话号码。”

“我知道。”Charles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但这件毛衣让我看起来像个老头子。”

“原来你一直都知道!”Raven喊了一声,“不过别担心,你的脸蛋能给这件毛衣减至少40岁。”

“可是我还没得到Azazel的回复。”

“我的天啊。”Raven翻了个白眼,“你竟然还在跟这个人耗着!你去搭讪梦中情人还需要得到他的许可?”

“Azazel是我的精神支柱,我的力量源泉。”

“真感人,我都快哭了。”Raven双手抱臂,“所以这是什么骑士电影的台词?”

Charles在原来的椅子上坐了下来,Raven低头看了看焦急等待回复的哥哥,结合他先前一些反常的举动,心中突然有了一个隐约的猜想,但证据尚不充足,现在也并非是谈论这件事的好时机,只得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女孩没有像往常一样选择积极出谋划策,她靠在椅子打算静观其变。

而Charles终于等到了Azazel的消息。

Azazel:棕榈阁?广场酒店的棕榈阁?

我:没错,他现在是一个人,我不知道他今天有没有伴儿。

Azazel:他现在在你哪个方位?

我:正前方,我们隔着两张桌子,但他是背对着我的。

消息发出后Charles抬头看了一眼Erik,发现对方猛地站了起来,险些将桌子撞翻,害得Charles也跟着心惊肉跳,直到确认对方不是打算离开后才松了口气。

Azazel:你注意到他多久了?

我:从他一进门开始。我现在犹豫要不要去搭讪,我今天穿了件很糟糕的格子毛衣,它让我看起来像个六十多的老头子。:(

我:在我的计划里本应该打扮的更好看才对。:(

见Azazel没有回应,Charles又抬头看了看Erik,见他对着旁边的镜面装饰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应该是要见什么重要的人。

正猜想着对方身份时,简讯提示音响了起来,Azazel的消息到了。

Azazel:你应该去搭讪,这是个绝好的机会,Erik不会介意你穿了什么的。

我:可他好像是要见什么重要的人,我去打扰合适吗?

Azazel:搭讪要号码用不到十分钟,等他见面的对象来了就很难再去了。

Azazel:这是你们最自然的结交方式了,快去吧。

Azazel说了许多鼓励的话,又做了Erik一定会接受搭讪的承诺,这着实让Charles放心不少,但对方兴奋的语气却让Charles心里生出一丝微妙的异样和失落。

但Charles现在还来不及思考更深,那抹异样很快被冲淡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擦干净手掌心的汗渍,Charles站起身来,朝着梦中出现的身影走去。

 

◇21   Erik

Erik在得知自己距离Charles只隔了一张桌子时着实吃了一惊,这次偶遇显然不在他计划之中。

Charles忐忑地询问是否要去搭讪时Erik陷入了短暂的纠结,但最终敌不过想见见Charles的诱惑。

Erik根据Charles曾经给过的线索推测过对方的样貌,也有过无数的猜想和期待,但一切都不如亲眼见到来的震撼。

“你好,Lehnsherr先生?”曾经婚礼上的天使就出现在自己面前,带着温柔的笑容伸出了手。

“请容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Charles,Charles  Xavier。”

按理说Erik应该站起来同对方握手,但他现在双腿有些发软,真相的冲击还晃得他阵阵眼晕。

Charles就是婚礼天使?他一见钟情的对象就是他日久生情的对象?

老天啊,他都干了些什么!他是做了多少好事又做了多少坏事!

见Erik迟迟没有回握,Charles的手停在半空有些尴尬,最后还是放了下来。

后知后觉的Erik悔恨不已,但现在为时已晚,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 “Arik Lehnsherr。”

“Arik?”

“Erik!”

“抱歉。”Charles好像有些被吓到了,蓝眼睛里蓄起了惊慌和歉疚,有些不自在地低下头。“是我听岔了。”

该死的!Erik后悔不已,说错名字本来就够蠢的了,这种冷硬的语气根本不是他的本意,他天生声色严厉,语气一着急很容易让人误会为发怒。

他去哄Charles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对他生气。

说点什么蠢货,说点什么缓解你们的气氛!

“事实上,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你的声音…”Charles歪了歪头,神色有些困惑,“好像有些熟悉。”

“我的声音?”Erik一瞬间紧张起来,没错他和Charles不止一次通过电话,Charles不会发现了什么吧?

“没什么。”Charles解释道,“电话里声音总会有些不同,应该是我的心理作用。”

“所以,你是怎么知道我姓Lehnsherr的?”Erik松了口气,放缓了语调转移话题问道。

Charles释然地笑了笑,眼睛弯了起来,Erik觉得整个纽约都要跟着这个笑容一起弯了。

Charles简单解释了原因,老实说Erik一句都没听进去,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Charles湛蓝的眼眸和红润的嘴唇上。

“Lehnsherr先生,您眼睛痛吗?”

“不痛,怎么了?”

“可您一直在眨眼睛。”

Erik知道自己这个毛病,只要一紧张眨眼的频率就会上升,有时他自己很难注意到,为了避免失礼他立刻不眨眼睛了。

可惜左腿不受控制抖了起来。

他身体总得有个地方替他发泄紧张和痴迷不是。

Charles皱了皱眉,Erik刚想说些什么解释时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Erik!”

干!是Azazel!

听到Azazel这个名字,Erik注意到Charles的神情霎时就不同了,惊喜和期待让他的脸蛋变得红扑扑的,小耳朵竖起来仔细听着,Erik嫉妒的快要疯了。

但Azazel接下来的话让他顿时紧张起来。

“我和Emma已经进酒店大门了。”

糟糕!差点忘了Emma和Azazel一会儿要过来!再看看表,他们俩早到了整整十五分钟。

决不能让Charles和真正的Azazel见面,他还没想好要怎么解释这一切,一旦他们俩见了面就全完了!

Erik没法赶走Charles,要想避免这场悲剧就只能由他想办法把Azazel和Emma引到别处去。

事出紧急,Erik立刻摸出一张名片递给索要号码的Charles,告知他这是自己的电话号码后就匆匆忙忙跑出去堵人了。

临走前Erik扭头看了一眼还站在原处的Charles,对方失望和委屈的神情让Erik心疼的都要裂开了。

 

最终Erik成功说服Emma换了地方喝下午茶,当天的晚餐他食之无味,一回到公寓便迫不及待地询问Charles今天的进展。

大约十分钟后,Charles发过来一个非常沮丧委屈的表情并附上一张照片。

照片是那张下午递出去的名片,名片上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分明是上周为自己根管治疗的牙医。

Charles: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Charles:他给我牙医的名片做什么?

看完Charles的回复,Erik万念俱灰,他现在只想爬上九楼,在Azazel的公寓里割|腕自鲨。

-待续-

越来越瞒不下去了,老万就快掉马了。

评论(195)

热度(753)